苍南法院网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子传真
林某某、易某某污染环境案
发布日期:2015-04-09 字号:[ ]

  林某某、易某某污染环境案

  【裁判要旨】

  非法电镀加工点私设未经防渗漏、防腐蚀处理的土坑,并向土坑中排放电镀废水,可以认定为是向外界环境排放污染物行为。

  【案例索引】

  一审:浙江省苍南县人民法院(2014)温苍刑初字第658号刑事判决书(2014年6月18日)。

  【案情】

  公诉机关:浙江省苍南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林某某,男,1973年11月7日出生,浙江省苍南县人,小学文化,经商。

  被告人易某某,男,1978年6月10日出生,贵州省黔西县人,小学文化,务工。

  浙江省苍南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份以来,被告人林某某在苍南县龙港镇林家庄村仓后路经营无证电镀加工点,并雇佣王沛祥(另案处理)及被告人易某某从事电镀加工汽车牌照螺丝及螺丝盖头,在电镀加工过程中产生的电镀废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放到加工点后面的土坑及加工点后面的河道内。2014年2月24日,该电镀加工点被苍南县环境保护局查获。经对加工点后面的土坑及河道内的水样进行检测,水样中重金属铜的含量超过国家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10倍以上。

  被告人林某某对指控的事实和证据均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林某某将电镀废水存储于加工点后的土坑,尚未排向河流即被查获,应认定为犯罪未遂。

  被告人易某某辩解其从事电镀工作,并不负责排放。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易某某受雇于林某某,从事林某某安排的电镀工作,其中包括将车间的废水排入集水池,但并不包括对外界排放废水的任务;依据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及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重金属中的铜、锌只对企业对外界排放有限制,才可能构成非法排放,而对内部的车间排放并无限制,并不构成非法排放。

  【审判】

  苍南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林某某、易某某无视国法,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排放含有重金属的污染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污染环境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辩护人关于被告人易某某无罪的辩护意见,与事实、法律不符,不予采纳。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林某某系企业主,对电镀废水排放起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被告人易某某系雇工,参与电镀加工时间较短,对电镀废水排放仅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林某某、易某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辩护人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林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被告人易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暂扣于苍南县环境保护局的涉案物品4块锌版、12块铜板、200斤螺丝、5袋药品(编织袋上写有“氯化锌”字样)、1桶硫酸、镀锌光亮剂2箱,均予以没收。

  一审宣判后,无抗诉、上诉,判决已生效。

  【评析】

  《刑法修正案(八)》对1997年《刑法》“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做了重大修改,确立了污染环境罪,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从污染环境罪的罪状表述上来看,该罪的行为模式表现为“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物质”。行为人只有在客观上实施了以上行为,才符合犯罪构成要件,构成本罪,反之,不能构成本罪。本案中,检测到的废水中重金属铜的含量超过国家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10倍以上,远超《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项规定的“非法排放重金属超过国家标准3倍以上”的构罪标准。本案的关键是,部分检测的废水取自被告人在非法电镀加工点外私设的土坑,土坑未经防渗漏、防腐蚀处理,那么往该土坑中排放电镀废水是否构成向外界环境的排放行为。我们认为,这种行为无疑是一种向外界排污行为,理由如下:

  一、非法电镀加工点不属于合法企业,不设废水总排放口,不适用污染物排放监控位置为企业废水总排放口的规定。根据环保法律法规规定,为了便于计量监测,企业原则上只能设置一个废水总排放口。《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规定,水污染物排放浓度限值适用于企业向环境水体的排放行为,污染物排放监控位置为企业废水总排放口。非法电镀加工点本身属于非法企业,不遵守相关环保法律法规,大都不设规范的废水总排放口,污水排放具有任意性。若执法部门按照废水总排放口进行污染物排放监控,那么取证将无从下手。故执法实践中,对于非法电镀加工点的取样检测,一般按照其污染物实际排放情况进行检测,从多个实际排污口取样检测,以确定污染物排放是否超标。只要从实际排污口取样所得的废水超过国家标准,即认定该非法电镀加工点排放超标,这样的检测方法具有合理性。

  二、土坑未经防渗漏、防腐蚀处理,并向其中排放废水,具有现实危害性。简易土坑无非是将平整的土壤刨出一个相应大小的洞,若未经其他任何处理的话,那无异于土壤本身,是广义自然环境的一部分。重金属在土壤中无法被降解,难以治理,且会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从而危害人体健康。土壤重金属污染已经成为当今社会环境治理的一大难题,亦成为环境保护的重点课题。含有金属的废水一旦直接进入土壤当中,经渗漏、沉淀,对土壤造成污染是必然的。企业在建立贮水设施时,为避免土壤重金属污染,必须做好防渗漏、防腐蚀措施,以达到环境保护的目的,未采取上述措施就往土坑中排放废水,其危害无疑是巨大的。另外,本案中简易设置的土坑与周围的河道联通,被告人将废水排入土坑后,又使用水泵将土坑中的废水抽出排入河道中,从而完成废水的排放。同时,若遇降雨天气,土坑中水位上涨,土坑中的废水与周围河道形成共通的水体,废水将自动溢出流入周围河道,也将导致周围河道污染。《电镀污染物排放国家标准》规定的废水中重金属铜含量的国家排放标准为0.5 mg/L,本案中监测到的加工点屋后土坑取样铜含量为11.5mg/L,从加工点后门30米处河水取样铜含量为7.87mg/L,远超国家排放标准的10倍以上。这充分证明本案土坑中的废水,最终排放去向是周围河道,向土坑中排放废水不是一种内部排放行为,无法割断其与外界河道受重金属污染的实际联系。

  三、从刑法历史解释角度分析,往土坑中直接排放废水的行为应受刑法制裁。原刑法重大污染环境事故罪表述为“违反国家规定,向土地、水体、大气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的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危险废物,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为进一步遏制近年来环境污染的严峻形势,《刑法修正案(八)》确立了污染环境罪,降低了污染环境行为的入罪门槛,从而加大对污染环境行为的打击力度。从原“重大污染环境罪”的罪状上看,明确规定往土地上排放污染物属于犯罪行为模式之一。《刑法修正案(八)》删去了土地、水体、大气等排放对象的规定,显然是加大了环境保护范围,不再采用列举式的立法手段,而是规定了一切违法排放行为都可以构成污染环境罪,不受向土地、水体、大气排放的限制。既然原刑法即规定了往土地上排放污染物的行为即构成犯罪,那么现行刑法加大了污染环境行为的打击力度,往土壤中排放废水的行为当然应受刑法追究。本案中,被告人向未经防渗漏、防腐蚀处理的土坑中排放废水,不管其是向加工点外部排放,还是在加工点内部进行排放,明显是一种向土壤中排放废水的行为,应构成污染环境罪。

  综上,对于本案的处理,根据加工点土炕中取样检测所得的污染物数据,可以作为本案定罪量刑的依据,被告人构成污染环境罪。

  作者:陈民城苍南县人民法院刑庭庭长057764700281

  马显兵苍南县人民法院刑庭书记员05776471863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