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统计)关于经济金融纠纷案件审判情况的分析报告
发布日期:2015-04-09 字号:[ ]

关于经济金融纠纷案件审判情况的

分析报告

一、我院审理的经济金融纠纷案件基本情况

2010年至2014年9月,我院受理经济金融类案件分别为1747件、2626件、4974件、4521件和4533,2014年受理总数比2010年增长了约2.59倍(见图一);涉案标的总额分别为3.35亿元、7.97亿元、20.35亿元、27.12亿元和52.52亿元,2014年涉案标的总额比2010年增长了15.67倍,案件总量及涉案标的额增长异常迅猛(见图二)。

图一:

 

 

图二:

 

 

 

 

 

 

 

 

以上数字可以看出,我县经济金融纠纷案件,从2010年到2014年9月,不到五年时间里,数量翻了近3倍,标的总额翻了15倍多。

二、我院审理的经济金融纠纷案件主要特点

通过对上述案件进行分析,我们发现此类案件明显具有以下主要特点:

(一)案件分布区域集中。

根据对当事人户籍地(或企业住所地)的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我院受理的经济纠纷案件大部分集中在龙港和灵溪两镇,如2014年1-9月,我院各庭受理龙港镇范围内经济纠纷案件为1683件,标的额达10.69亿元,分别占全院的37%和20%;灵溪镇范围内经济纠纷案件数为1972件,标的额为39.24亿元,占全院的43%和74.71%。

(二)涉诉企业明显增多。

今年1-9月,当事人为法人或非法人组织的案件就有1872件,标的额为30.78亿元.在今年涉诉企业中,不但有工业企业,也有不少商贸企业,且知名企业较多。

(三)担保链风险快速传导。

从传统的“一借一保”向当前的“一借多保”转化,且抵押、保证、质押等担保方式合用,少者五、六个担保人,多者二十来个担保人,而企业与个人之间又有互保,犹如“三国连环计”环环相扣,在金融生态良好时,虽可达到扩大融资规模的效果,但在债务危机时,极易造成“火烧连营”的后果。

(四)资金外流现象十分严重。

近年来,苍南企业家在外投资十分活跃,很多在苍企业在外都有关联企业。个别企业主利用苍南的人脉和融资环境,以苍南企业或企业法定代表人名义,借款后将所借贷款用于企业法定代表人或其配偶子女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外地关联企业的情况十分突出,而银行对此种情形监管凸显乏力。

(五)逃避债务公开显现。

从近年来我院审理的经济金融纠纷案件看,至少有30%以上的债务人拖欠债务后,或去向不明或避而不见,同法院玩起抓迷藏游戏,造成案件送达难、查明事实难和执行处置难,大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理作祟,更有甚者还或明或暗地转移资产到国外或到成年子女或亲属名下,严重冲击社会诚信体系,形成“一人逃债,全家幸福”的不良导向,影响社会稳定。

三、我院就打击逃废债所推行的四项措施

(一)建立集中审理和会诊制度。

统筹整合法院内部力量,加强立案、审判、执行等部门的协作配合,对涉嫌存在逃废债行为的重大案件建立集中审理和会诊制度,不定期召开专题工作会议进行集中研判,并针对全县影响较大的涉非法集资企业、人数较多的涉联保互保企业的案件制定处置方案。

(二)强化审理查处手段。

针对审判实践中典型逃债行为的特点,明确审查标准,并通过法院调查、银行追查、机构审计、公安提前介入等方式扩大查处范围,强化查处手段。在金融案件特别是破产案件审理过程中,对涉嫌逃废债或非法集资的企业进行专项审计,对审查中一经发现涉嫌逃废债行为线索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三)加强风险预警防范。

联合金融办、工商、税务、民间融资公共服务机构等部门建立信息共享平台,全面掌握县域范围内民间融资、涉诉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债权债务总量以及资金流向动态等情况,并结合审判实践中发现的问题及时向有关部门和金融机构发送司法建议,提出风险防范、堵塞漏洞的对策意见。

(四)加大对逃废债行为的惩处力度。

强化与公安局、检察院协作联动,对弄虚作假、乘机逃废债务的,严格追究当事人和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针对一些企业改制、破产活动中所存在的“假改制,真逃债”、“假破产、真逃债”现象,依法加大对“逃废金融债务”行为的制裁,对逃废债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从重从快打击,严惩犯罪。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