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南法院网
首页
> 学习园地 > 审判调研
对我国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的若干思考
发布日期:2015-04-09 字号:[ ]

  对我国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的若干思考

  论文提要:

  近年来,我国司法实践中虚假诉讼的现象时有发生,不仅严重侵害了案外第三人的合法权益,而且也严重影响了司法的权威和公信力,给人民法院公正审理案件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因此,《民事诉讼法》新设立了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它与第三人参诉制度、再审制度、案外人执行异议制度等相互衔接,共同构成了对第三人的保障制度。我国设立第三人撤销之诉的目的在于保障第三人权益和抑制恶意诉讼,促进司法公平正义目标的实现,并有助于推动司法公信力的提升,该制度的设立,为第三人开辟了一条全新的司法救济渠道。但我国第三人撤销之诉除了一个法条规定外,并没有更多的涉及到具体适用方面的规定。为此,笔者从分析我国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内涵及特征入手,根据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在适用中存在的缺陷,对该制度的构建提出完善建议,以期实现法律秩序的稳定性和实质正义这两种价值理念之间的平衡。(全文共6096字)

  关键词:第三人撤销之诉救济程序诉讼告知制度

  一、从审判实践看虚假诉讼

  当前我国的民事审判实践中,通过诉讼方式获得虚假判决侵害第三人合法权益的案件已经屡见不鲜。由于生效裁判所具有的法律效力,使得生效裁判成为了虚假诉讼当事人侵吞第三人财产的工具。(1)下面,笔者将通过审判实践中两则典型侵权案例加以阐述:

  (一)案例一:陈某将其建造的坐落于苍南县灵溪镇新建村的一间两层砖木结构老房屋以28万元价格转让给马某,并约定该房屋在拆迁安置前,继续由陈某居住。2005年3月18日马某将上述房屋以318000元价格转让给谢某,并由陈某作为中人在契约上签字。2010年9月9日,陈某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其与马某签订的上述房屋买卖契约无效。在审理过程中,陈某与马某自愿达成如下协议:一、解除陈某与马某签订的位于苍南县灵溪镇新建村的房屋买卖契约;二、陈某返还马某转让款28万元及利息损失7万元,计35万元。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后,陈某随即与苍南县灵溪镇人民政府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后谢某向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法院审理后发现,在谢某未参加诉讼情况下,陈某与马某之间达成的调解协议以及法院据此作出的民事调解书,已经损害了谢某的合法权益,故依法撤销原调解书。

  (二)案例二:徐某因与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其房屋被人民法院依法拍卖。为拿回部分执行款,2007年底至2008年9月,徐某与翁某串通,伪造了向翁某借款1634926元的借条,并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后向法院申请执行。2008年下半年,徐某又伪造了向陈某借款830000元的借条,并冒充陈某的朋友委托法律工作者冯某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两个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徐某的债权人对上述两份调解书提出异议。法院经再审审查,发现涉嫌虚假诉讼,遂移送公安机关侦查。两被告人先后被抓获,并交代了虚假诉讼的事实。后法院依职权提起再审程序,撤销原调解书。(2)

  上述案例仅是众多虚假诉讼案件的一个缩影,齐奇院长也曾深刻指出:“虚假诉讼蔑视了国家法律,挑战了司法的严肃性、权威性,社会危害性比一般单方诉讼欺诈更甚。” (3)

  鉴于虚假诉讼日益增多,新《民事诉讼法》借鉴法国和我国台湾地区的立法,规定了与再审诉讼相并列的一种新的非常救济诉讼----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然而,这一制度还不够成熟,在民事诉讼法和司法解释中的规定还显得十分简陋,没有相配套的制度和具体的操作规范,在实际操作中尚存在诸多不便。笔者通过对我国现有的规定进行比较和分析,借鉴台湾、法国等地关于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的规定,对如何完善我国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加以论述。

  二、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法理分析

  (一)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内涵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之规定,第三人撤销之诉是指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第三人,有证据证明已经生效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损害了其合法民事权益,从而请求原审人民法院撤销对其产生不利影响的生效法律文书的一种事后救济程序。该规定是算对实践中案外第三人权益受侵害而救济措施不力困境的呼应。

  第三人撤销之诉源于法国,可以译作“第三人异议之诉”,法国民事诉讼法第582条规定: “第三人异议之诉,旨在为对判决提出攻击的第三人的利益,撤销判决或诉请改判之。第三人异议,相对于提出异议的第三人,即是对受到异议攻击的已判争点再行提起诉讼,以期在法律上与事实上重新裁判之。”我国台湾民事诉讼法第507条规定:“有法律上利害关系之第三人非因可归责于己之事由而未参加诉讼,致不能提出足以影响判决结果之攻击或防御方法者,得以两造为共同被告对于确定终局判决提起撤销之诉,请求撤销对其不利部分之判决。”(4)

  结合各地的规定,笔者认为第三人撤销之诉至少包括以下几层含义:一是第三人撤销之诉具有否定生效法律文书既判力的作用;二是提起该诉的主体是特定的,局限于受到生效裁判不利影响,并享有诉的利益之第三人,包括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和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三是第三人须因不能归责于己的事由未参加诉讼,即第三人因无从知道而未参加诉讼或者因不可抗力等原因而无法参加诉讼的;四是第三人须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书、调解书的部分或全部内容错误,损害了第三人合法权益;五是管辖法院为作出原判决、裁定、调解书的法院;六是第三人须在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6个月内提起诉讼。

  (二)第三人撤销之诉的特征

  1、第三人撤销之诉是一种形成之诉

  形成之诉是指原告要求法院变动或消灭一定法律状态(权利义务关系)的请求。(5)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诉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诉诸法院的权利,即当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他人生效裁判损害或造成损害威胁时,享有请求人民法院改变对其不利的生效裁判的权利;二是公正审判请求权,即第三人享有保障程序合法以及获得法院公正审判的权利,达到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目的。因此,第三人撤销之诉本质上是一种形成之诉。

  2、第三人撤销之诉是一种事后救济程序

  第三人撤销之诉针对的是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因此第三人撤销之诉属于特殊或非常救济程序。同时“第三人撤销之诉是一种可以使第三人在裁判生效之后,为阻止生效裁判对其造成损害而采取行动的方法,它具有补救性质”。(6)这一制度之所以被认为是一种事后程序保障,是因为这一制度的设置纯粹是为了实现当事人的程序权。如果该第三人原本可参加他人之间的诉讼却因为自己的原因没有参加诉讼,就不能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即使第三人有证据证明该裁判或调解书确有错误,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因此,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因只能是案外第三人非因己因未能参加诉讼,但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生效裁判确有错误,并侵害了其实体性合法权益,法律才给予其通过提起撤销之诉进行救济的权利。

  3、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主体限于案外第三人

  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提起主体是第三人,当事人不得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法官只能站在保护第三人的立场作出撤销或变更生效裁判的决定,绝无考虑原判决当事人利益的余地。一般而言,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既判力原则的一种特例,是法院对生效案件的再次审判,用以撤销确有错误的生效法律文书。因此,提起撤销之诉的主体必须严格限定于《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范围,即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提起主体应当是第三人,而且只能是拥有相应诉讼利益的第三人,包括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和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同时,必须排除已受充分程序保障的第三人提起撤销之诉,才能使利益受到损害的案外第三人既能得到适当的救济,又不致于滥用该救济制度。

  三、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的不足

  新修改的《民事诉讼法》增设了第三人撤销之诉,但是规定过于简单,关于该制度的程序设计,裁判效力、第三人权限等方面的具体规定均没有涉及,在实际操作中尚存在诸多不便。

  (一)第三人撤诉之诉与案外人执行异议制度、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的适用问题。

  第三人撤销之诉与关于案外人权利救济的已有规定,共同构成民事诉讼案外人权利救济制度。多种救济途径并存,自然对于权利遭受损害的案外人十分有利,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自由选择程序,获得救济。但是当生效的判决、裁定、调解书进入执行程序造成案外人的权益受到侵害时,三种制度便会发生竞合。如案外人既申请再审,又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并且在其预期目标没有达到的情况下又提起执行异议,便会造成救济途径的混乱,浪费司法资源,增加当事人的诉累,且不利于原审当事人权利的实现。

  (二)第三人提起撤销之诉的权限问题

  第三人撤销之诉设立的目的在于保障第三人的权益,遏制恶意诉讼,但在实践中难免会出现第三人滥用撤销权的情况,因此法国民事诉讼法第581条规定“如果表面提起非常上诉之申请人是滥行上诉或是以拖延诉讼为目的提出上诉,得由受理此项申请的法院科处100 -10000法郎的罚款以及损害赔偿。”(7)我国台湾地区民事诉讼法第496条第一款规定“如果提起的上诉被认为显无理由或者仅系延滞诉讼之终结为目的者,得处上诉人新台币六万元以下罚款。”(8)目前,我国民事诉讼法在关于第三人滥用撤销权的情况却没有设立一定的惩罚措施。法律只赋予第三人提起诉讼的权利未对该权利进行有效的规制,确是一大缺陷。

  (三)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效力问题

  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由此可见,撤销之诉可能出现两种判决结果:一是第三人的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对第三人不利的部分;二是诉讼请求不成立的,维持原生效判决、裁定或者调解书的内容,并判决驳回第三人的诉讼请求。在第一种情形下,可能出现第三人撤销之诉判决与原判决、裁定、调解书并存的局面,但是现行法律对撤销判决与原生效裁判的效力关系未作规定。

  四、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的完善

  首先,针对多种案外人权利救济制度竞合的情况,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2008年《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对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适用的前提之一为“无法提起新的诉讼解决争议的”。该司法解释对于再审申请的适用前提规定较为合理,那么,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新民诉法的一项全新制度,应当符合“新的诉讼”的条件。因此,当第三人撤销之诉和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发生竞合时,应将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新的诉讼”而排除适用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对于在执行阶段发生第三人撤销之诉和案外人执行异议制度竞合时,应对案外人的选择权进行限制,要求其只能选择一种救济途径,避免案外第三人就同一权益重复诉讼。

  其次,第三人撤销之诉就其本质而言,是对判决既判力的突破,是立法者在追求司法的权威性、法律秩序的稳定性和追求实质正义这两种冲突的价值理念下权衡抉择的产物,并试图在两者的冲突中寻找契合的平衡点。(9)因此,第三人撤销之诉应当进行一定的限制,才能使案外第三人既能得到适当的救济,又能防止滥用诉权行为的发生。在我国台湾地区《民事诉讼法》就规定“法院得于事实审言词辩论终结前相当时期,将诉讼事件及进行程度以书面通知就诉讼之结果有法律上利害关系之第三人,使该第三人有参与该诉讼程序之机会。”故笔者认为,在今后立法中应设立诉讼告知制度,如果人民法院发现案件的审理与案外第三人存在利害关系的,可以用书面形式通知有法律上利害关系之第三人参与诉讼。如果第三人受到通知后不参与诉讼的,就不能享有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权利,因为这是其怠于行使权利的后果,法律是不会保护在权利上睡觉的人的。同时,为了防止第三人利用法律制度的不完善形成的法律漏洞,滥用司法程序,损害司法权威与尊严,对于第三人滥用诉权的行为必须进行一定的限制或者惩罚。例如美国规定行为人应当就其行为所导致的损害后果承担侵权责任;而法国对滥用诉权行为则处以1百法郎至1万法郎的民事罚款。

  再次,对于撤销判决与原生效裁判的效力关系,可以借鉴我国台湾地区的相关规定,即第三人撤销之诉形成的判决,原则上应仅具有相对效力,即仅对提出撤销诉讼的第三人产生效果,取消原判决中对其产生损害或不利的部分,对于原当事人之间不发生效力。但在一些特定的案件中,如果诉讼标的对于原判决当事人及提起撤销之诉的第三人必须合一确定的,即判决不可分的情形下,撤销诉讼判决作出之后,原判决在原当事人之间失其效力。(10)

  最后,关于第三人撤销之诉应适用的审理程序,笔者认为无论原判决作出的法院级别如何,其在审理第三人撤销之诉时,都应适用第一审程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保障第三人的上诉权,也更符合两审终审的审级制度。同时,第三人撤销之诉是对已生效的裁判提起的诉讼,所以可以以再审程序为参考,以普通程序进行审理。

  结语

  “一个人得到救济,也就得到了权利;失去救济,也就失去了权利。”如果某一权利在受到侵犯之后,被侵权者根本无法诉诸司法裁判机构,也无法获得任何有效的司法救济,那么,该权利的存在也将毫无意义。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增设了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其目的在于保护受到生效裁判侵害的案外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但“法律的生命在于其实施”。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一项新的法律制度,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必将出现诸多困难及不完善之处。只有结合审判工作实际,积极研究和探索这些新情况、新问题,才能推动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的健全与完善,使得寻求权利救济的案外第三人能够便捷、有效地实现保护自身民事权益的目的。

  参考文献:

  [1]巢志雄著:《法国第三人撤销之诉研究—兼与我国新<民事诉讼法>第56条第3款比较》,载《现代法学》,2013年5月第35卷第3期。

  [2]薛松著:《论我国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完善》,载《法学研究》,2013年第10期。

  [3]张志翰著:《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初探》,载《厦门大学法律评论》2007年6月版。

  [4]张卫平著:《中国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制度构成与适用》,载《中外法学》,2013年第25期。

  [5]张卫平著:《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载《人民法院报》,2011年8月第7版。


  


 

  (1)张卫平:《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载《人民法院报》2011年8月第7版。

  

 

  (2)吴兆祥、沈莉:《民事诉讼法修改后的第三人撤销之诉与诉讼代理制度》,载《人民司法》2012年第23期,第17页。

 

  (3)董碧水:《浙江:虚假诉讼最高可判无期》,载http://law.cyol.com/content/2010-08/12/content_3370692.htm,于2013年5月8日访问。

 

  (4)成慧:《论我国的第三人撤销之诉—兼评新民事诉讼法第56条第3款》,载《法制在线》2013年第4期第28页。

 

  (5)张卫平:《中国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制度构成与适用》,载《中外法学》,2013年第25期,第174页。

 

  (6) [法]让·文森、塞尔日·金沙尔:《法国民事诉讼法要义》,罗结珍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年版,第1285页。

 

  (7)张志瀚:《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初探》,载《厦门大学法律评论》2007年第1期。

 

  (8)胡军辉:《案外第三人撤销之诉的程序构建》载《政治与法律》2009年第1期。

 

  (9)参见台湾地区《修正<民事诉讼法>》,载http://china.findlaw.cn/fagui/diqufagui/taiwan/240950.html,2013年5月22日访问。

 

  (10)张志翰:《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初探》,载《厦门大学法律评论》2007年6月版,第192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